「天博」冬奥备战转入“冲刺”阶段,中国军团近况如何?

  tianbo(天博)客户端北京2月4日电(记者 岳川) 2月4日,北京冬奥会迎来倒计时一周年,中国冰雪健儿的备战正转入最终的“冲刺”阶段。在这一重要节点上,不断传来的好成绩令中国军团的“冲刺”之旅拥有了一个好的起步。

资料图:世界冠军隋文静、韩聪在比赛中

  面向北京冬奥会的备战已走过3个年头。在这个冬奥周期中,“扩面、固点、精兵、冲刺”是中国军团的备战方略。

  2018年平昌冬奥会上,中国冰雪健儿共参加了53个小项的角逐,约占项目设置总数的一半,这已是中国代表团冬奥历史上参加项目最多的一届。然而相比于在北京冬奥会上实现全项目参赛的目标,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资料图:武大靖(红)在平昌冬奥会比赛中

  差距有多大,意味着挑战就有多大。

  按照赛事规程,北京冬奥会设冬季两项、雪车、冰壶、冰球、雪橇、滑冰和滑雪7个大项,共含109个小项,其中约三分之一在国内属于“一张白纸”,此前从未开展。

  经过两年“扩面”与“固点”的努力,这109个小项的国家队、集训队全部组建完毕,许多项目“白手起家”实现了“从无到有”的历史性跨越,全项目开展、全项目建队的阶段性目标得以达成。

  在“扩面”与“固点”后,去年是备战方略中的“精兵”之年。然而受疫情影响,近两个雪季中的大部分国际赛事被迫推迟或取消,这给中国军团的正常备战造成了冲击。在缺乏大型赛事锤炼的情况下,各支国字号队伍通过强化体能训练、组织队内赛等一系列措施,力求降低疫情对备战的影响。

1月22日至1月29日,全国越野滑雪锦标赛在甘肃省白银市国家雪上项目训练基地举行 刘玉桃 摄

  仅在2021年的这一个月时间里,国内已相继顺利举行了花样滑冰国家集训队团体对抗赛、全国短道速滑冠军赛、全国越野滑雪锦标赛、全国速度滑冰通讯测试赛等冰雪赛事,还有全国越野滑雪冠军赛等正在进行中。这一系列赛事均着眼于北京冬奥,旨在给运动员创造比赛机会,感受比赛气氛,并及时检验奥运备战与训练成果。

  经过约一年时间的筛选,目前备战运动员总数已从2019年底的1100余人精简至500余人,且队伍仍在不断瘦身。在北京冬奥会倒计时一周年之际,中国军团的备战正以实现全项目参赛为目标,转入最后的“冲刺”阶段。

资料图:任子威在比赛中

  作为中国冬季运动的领军者,短道速滑队素来是聚光灯下的焦点。迄今为止,中国代表团自参加冬奥会以来共获得13枚金牌,其中短道速滑贡献10枚。

  过去一年中,中国短道速滑队进行了长时间的封闭集训。队伍最近的比赛任务在今年4月,届时国家队也会进行重组。世界冠军任子威表示,只有不断补齐短板、强化体能,才能在奥运赛场上实现目标。

  不止短道速滑队,封闭集训其实是各支国字号队伍2020年相同的关键词。自去年3月世锦赛取消后,中国花滑队就转入了封闭集训。在2020中国杯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结束后,队伍又赴云南腾冲进行了高原特训。总教练赵宏博说,尽管疫情确有影响,但冬奥备战整体有序。

资料图:徐梦桃在比赛中 张瑶 摄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国家队近期正在崇礼备战,这支拥有齐广璞、贾宗洋、徐梦桃等多位世界级名将的王牌部队,也是中国代表团在北京冬奥会上争金夺银的排头兵。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冰雪各支国家队分布在北京、延庆、张家口、内蒙古、吉林等地进行集训。在各方共同努力与前沿科技的辅助下,疫情对冬奥备战的不利影响被大大降低。各支国字号队伍厉兵秣马,为了相同的目标竭尽全力。

谷爱凌世界极限运动会夺冠创历史

  进入2021年后,中国军团的备战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世界极限运动会X Games阿斯本站,首次参赛的谷爱凌先后夺得自由式滑雪超级U型场地与自由式滑雪坡面障碍等两项桂冠。本届比赛好手云集,成绩含金量极高。这也是中国选手首次在世界极限运动会中获得金牌,17岁的“青蛙公主”再次改写中国冰雪运动历史。

  全国短道速滑冠军赛,年仅18岁的朱祎玎打破男子1500米全国纪录,给沉寂许久的冰场带来惊喜;长白山训练驻地,16岁的单板滑雪小将苏翊鸣完成中国单板史上首个反脚外转五周1800度(cab 1800),动作难度跻身世界顶尖;涞源跳台滑雪训练场,多名运动员完成HS140大跳台(中国自主设计建设)首跳,宋祺武成为首个跳过140米的中国运动员……

资料图:苏翊鸣在训练中 冬运中心提供

  在距离北京冬奥会揭幕整整一周年的时间节点上,不断传来的好消息令中国军团的“冲刺”备战有一个好的开端。四年等待与付出,在365天之后,期待能开花结果;也愿每一份勤勉和汗水,都将收获最好的回报。(完)

本文链接:「天博」冬奥备战转入“冲刺”阶段,中国军团近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