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博体育」苏宁集团收缩战线 中超冠军队可能“零转让”?

  苏宁集团收缩战线 中超冠军队可能“零转让”?

  江苏(苏宁)队近期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训练

  就在老牌俱乐部天津津门虎(泰达)解散传闻一步步逼近现实的时候,另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本周传遍国内足坛——中超卫冕冠军江苏(苏宁)队受俱乐部母公司陷入经济困境影响面临“零转让”甚至被迫解散。尽管消息目前未经官方渠道证实,但2月19日苏宁老板有关“该减减,该砍砍”的表态言犹在耳。再加上互联网上一条条和苏宁主帅、主力球员联系在一起的离队或转会传闻,围绕江苏俱乐部的各类不利消息看起来并非空穴来风。

  球队

  中超卫冕冠军队至今

  尚未进行任何形式训练

  2月13日,名宿徐根宝迎来了自己77岁生日。“根宝基地”出品的球星们按惯例纷纷前往崇明为恩师庆生。作为江苏队首夺顶级职业联赛桂冠的功臣之一,门将顾超自然也不会坏了这个规矩,只是闻听老师一句“奖金还没有发就不要送礼物了”后,原本兴致很高的顾超一下子愣住。

  顾超尴尬的背后是无以名状的苦楚。与大多数俱乐部队友一样,除了奖金之外,正值当打之年的他们或许更关心的是个人未来发展前景。时至今日,作为卫冕冠军队,江苏队除经历了一次象征性的季前报到外,并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训练。上赛季率队夺得中超冠军的罗马尼亚籍主帅奥拉罗尤此前已通过社交平台宣布与俱乐部解约。而在此前后,特谢拉、米兰达、埃德尔等功勋外援的离队既成事实。至于本土主力球员,除队长吴曦续约据说落实外,其余大多数球员的续约都悬而未决。

  按照中国足协先前的要求,各级职业俱乐部须在1月29日前提交上赛季一线队成员(含球员、教练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全额发放确认表。虽然江苏队俱乐部如期交表,但材料存在不合格之处,欠薪问题持续困扰着这家冠军俱乐部。

  球员

  多名江苏队主力球员

  未与俱乐部落实续约

  虽然中国足协在农历春节假期前下发通知,给各俱乐部补交材料、备好准入材料以缓冲余地,但类似补救措施并不能从根本上帮助各俱乐部破解经济困局。2月19日,也就是苏宁集团农历牛年首个工作日,其老板张近东特意向全员强调,苏宁2021年的工作将主要聚焦在零售主战场,对于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要主动做减法,收缩战线,该关的关,该砍的砍。他还在讲话中表示,第4个十年,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但同时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张近东的表态让人不由得想起近期深处崩盘之忧的另一家中超老牌球会津门虎。各渠道传来的信息显示,作为津门虎俱乐部母公司的泰达控股在放弃俱乐部的问题上已经表现出毅然决然的态度。面对巨大的经营赤字及高额负债率,张老板“砍”掉入不敷出的足球俱乐部,苏宁的想法与泰达控股一样,完全符合生意人的经营路数。

  和泰达控股一样,苏宁退出投资国内足球俱乐部的想法由来已久。上个赛季中超联赛进行当中,就有传闻称,以特谢拉为代表的部分苏宁队球员因被欠薪拒绝训练。风波随着一纸辟谣函暂时被平息,但从金融渠道还是相继传出了一系列有关苏宁遭遇严重资金难题的传闻,这无疑加剧了各方对这家冠军俱乐部的担忧。也难怪时至今日,包括顾超在内,多名江苏队主力球员未与俱乐部落实续约,确切地说,他们即便有心留下,对当下俱乐部面临的各种不确定因素也深感忧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观望,也不得不私下寻找第二落点。比如有传闻称,作为球队主力中卫的国脚李昂已经联系了中超新锐深圳队。

  按照中国足协的规定,2月28日是各级职业俱乐部提交新赛季准入材料的最后期限。换言之,留给“问题俱乐部”解决问题的时间只剩下三四天。在“自救”不具备现实条件的情况下,这些俱乐部唯有借助外力方可缓解燃眉之急。“苏宁欲底价转让、甚至零转让江苏俱乐部”的消息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流传出来的。

  转让

  足球俱乐部转让

  错过了最佳时机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苏宁在转让足球俱乐部的问题上错过了最佳时机。去年8月,也就是2020赛季中超联赛开赛后一个月左右,足球圈内就曾传出苏宁集团通过有关方面赴苏州、无锡等江苏省内城市寻求买家的传闻。只不过据说当时苏宁的心气仍很高,开出的价码与潜在合作方的心理价位相去甚远。而随着时间推移,俱乐部受母公司影响在困局中愈陷愈深,这意味着即便有企业接手俱乐部,“接盘”成本也已大幅提升。

  此外,还有一点不容忽略,那就是受中国足协治理职业联赛环境,力推“俱乐部名称去企业化”政策影响,潜在买家对自身借助足球平台展示、宣介品牌的前景产生了相当的悲观预判,这在客观上也对他们投资足球的价值评估产生了相当影响。换言之,即便有企业曾经有意接手俱乐部,他们需要考虑的也不再是“该花多少钱接盘”,而是“要不要冒险介入职业足球”。苏宁就算愿意以零价格将俱乐部转让出去,那么约5亿元人民币的债务也可能成为阻碍合作进行的最大绊脚石。

  据了解,在此之前,各类传闻早已接踵而至,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已经对可能发生的部分俱乐部变故,甚至退出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在拟定新赛季职业联赛开赛方案过程中,也已对各种可能性作了充分预估,并制定了对应预案。参与职业联赛筹备工作的相关人士表示,“如果真有中超球队解散,也没办法避免,从头来吧!”

  内存

  上赛季累计超10家

  职业俱乐部相继退出

  受疫情影响,国内职业联赛从去年开始在各个层面受到了不利影响,上赛季累计超过10家各级职业俱乐部的相继退出,已经给发展中的本土职业足球敲响警钟。在巨大的经营压力面前,各级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渐趋显现出投资模式过度单一的短板。当风暴来临的时候,作为俱乐部唯一或者主要投资方的母公司就显得独木难支。临时抱佛脚四处化缘或寻找接盘侠,在特殊时期无疑并非明智之举。

  对大多数投资人而言,经营一家足球俱乐部好比为本企业打广告,或者说这本身就是其生意的一部分。成熟的企业往往能够在经营路上收放自如,即便身处危机,亦能以退为进另辟蹊径。从这个角度来说,放弃足球俱乐部对母公司而言或许只是甩包袱,但对于尚在摸索中的国内职业足球而言却构成了重创。

  2019年下半年,刚刚出任中国足协主席不久的陈戌源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国内职业联赛或将面临严重的危机,中国足球界包括职业足坛需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2021赛季中超联赛尚未开赛,却已危机四伏,一场有关维护职业联赛“生命安全”的持久保卫战或许已经悄然打响。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杜锐

本文链接:「天博体育」苏宁集团收缩战线 中超冠军队可能“零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