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博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珠峰队长”苏拉王平的“新年计划”:带更多年轻人攀向更高峰

  中新社成都2月13日电 题:“珠峰队长”苏拉王平的“新年计划”:带更多年轻人攀向更高峰

  作者 单鹏 安源

  四川川藏登山队日前在四川四姑娘山景区双桥沟进行了一场攀冰训练。这支登山队由藏族人苏拉王平在2003年创建。2019年,苏拉王平作为“珠峰队长”,带队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

  如今,“80后”“90后”成了这支登山队的主力军,这些年轻的高山向导大多来自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阿坝州)黑水县雪山脚下的村落,19年间,“70后”苏拉王平已从这里培养出56名经验丰富的高山向导。

图为1月30日,四川川藏登山队训练基地。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阿坝州境内有多座终年不化的雪山,过去五年,苏拉王平见证了登山、攀冰等运动逐渐走热。“俗话说‘靠山吃山’,雪山是宝贵的旅游资源,要把它利用起来,带动更多人就业。”苏拉王平说。

  苏拉王平回忆,结缘登山完全是机缘巧合:2001年,刚从机电专业毕业、在家等待分配工作的苏拉王平,偶然在一支民间登山队当了“背工”,从而发现登山运动的魅力。2年后,川藏登山队成立,“最初只有7名队员,当时条件拮据,没有统一制服和车辆,大家都穿得很业余,考察线路只能开拖拉机。”

  而更大的挑战来自登山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前景。最初几年,川藏登山队一直亏损。“作为队员,我也不知道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但想到回家只能是种地、挖药、放牛,就咬牙坚持了下来。”高山向导三郎杨初如是说。

图为1月30日,高山向导三郎杨初在训练基地接受采访。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挺过最初的煎熬期,川藏登山队终于盼来登山运动的快速发展。市场对高山向导的需求与日俱增,为那些从小在山里长大、早已适应高海拔但家庭条件艰苦的年轻人提供了一条新的人生赛道。在他们眼中,高山向导不仅是一份“高薪工作”,更是了解大山外面世界的窗口、改变命运的跳板。

  绝大多数高山向导的原生家庭并不富裕,“小时候,看到街上有人骑公路自行车,心里都羡慕得不得了。”三郎杨初说,通过登山,不少队员已经开上了越野车,有的还在都江堰买了房子,“改变非常大。”

  今年26岁的高山向导蒋杨身材瘦小、说话腼腆,但一说起登山,他顿时滔滔不绝:“登山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和追求。”交谈时,蒋杨掏出手机,展示自己常用的英语学习软件,“今年春节还要继续学,以后出国就能跟外国登山队交流经验了。”

  “中山峰的冰川足以让人震撼千百次。”春节期间,在黑水县三打古村,身材魁梧的高山向导泽东作不止一次向村里年轻人分享登山故事。近期,他与队友刚从“蜀山之王”贡嘎雪山第二高峰、海拔6886米的中山峰归来,开发出一条攀登中山峰的路线。

图为1月30日,四川川藏登山队训练基地。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在苏拉王平位于成都的办公室,川藏登山队50多名高山向导的照片贴满一面墙。苏拉王平欣赏着一张张年轻、黝黑的面孔,眼里满是自豪。“登山不再是‘外国人的运动’,今年我们要在村里再找一批孩子,培养成优秀的高山向导,帮助他们走出大山。”苏拉王平说。(完)

本文链接:「上海博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珠峰队长”苏拉王平的“新年计划”:带更多年轻人攀向更高峰